爱尚小说网 > 狂神刑天 > 第三千九百六十二章节 因果

第三千九百六十二章节 因果

  第三千九百六十二章节因果

  “母亲,这真是一个让人意外的消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还会有这么一重身份,皇族,真是天大的因果啊,这份因果加身,想要摆脱真得很难,我也终于明白为何你不愿意回归帝国中央区域,这因果真得太大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刑天轻声叹道,这么大的因果,对刑天而言真得太沉重了,虽然自己的母亲一直都在保护自己,一直都不想让自己与帝国运朝有太多的牵扯,可是最终自己还是被算计了,还是陷入到了这个大麻烦之中!

  这怪谁,这怨谁?谁都不能怪,谁都不能怨,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在自己转世轮回之际就被算计了,若是自己早一点知道自己的出身,知道自己与皇族之间的关系,那还有机会摆脱因果,可是现在一切都太迟了,这份因果已经重重地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能明白就好,我不希望看到你陷入到帝国运朝这个大漩涡中,你也不必在意自己的出身,皇族的因果与你无关,你的一切没有得到皇族的丝毫资源,可以无视皇族的因果,至于太平教,那就不同了,需要你自己去面对,毕竟那是你血脉的来源!”

  听到母亲的这番话时,刑天摇了摇头苦笑道:“母亲,一切都已经太迟了,我已经陷入到了这个漩涡之中,你告诉我的时间太晚了,之间皇后娘娘的出现,已经将我拉入到了这个漩涡之中,我还是太大意了,被天地意志给算计了,轮回转世从来都没有一帆风顺的,或许这就是人劫,这就是天地意志对我的考验,不入世又如何能出世!”

  对于自己的母亲,刑天没有做太多的保留,将自身情况直接说了出来,虽然这份因果是由自己的幻身承担,可是这因果却不会因幻身的死亡而消失,这份因果,自己必须要化解,这就是天地意志给自己的枷锁,这就是天地意志对自己的算计。身陷局中,想要脱身而出,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入局,杀出一血路来,杀出一条自己的大道之路来!

  因果再大,只要自己有心,必会有化解的那一天,如今帝国运朝之主得到了人皇这尊天地业位,这意味着整个帝国运朝将迎来一场可怕的变局,这也是自己化解因果的机会,或许这人皇业位的出现也是一大陷阱,可就算这是陷阱,刑天也别无选择,只有投身其中!

  面对天道的力量,面对天道的算计,刑天有再多的准备都没有用,都只能被动接受这份因果,都只有被动承担起这份天大的因果,那怕刑天身为应劫之人,也无法摆脱天地的算计,无法摆脱眼下的困局,可以说天地意志给刑天留下了一个天大的麻烦,一个可怕的陷阱!

  那怕刑天能够看透这一切,也不得不主动跳进这陷阱之中,这就是天道的可怕,这就是命运之力,那怕刑天拥有大气运,大智慧,也不得不直面这份算计,不得不直面这场阴谋!

  虽然自己的母亲没有多说,可是刑天能够感受得到在自己母亲身上也有着非同小可的传承,而且是远古的传承,看样子自己母亲也有着非同一般的来历,或许也是一尊上古强者的转世,只是也在无声无息之中被天地意志给算计了,陷入到了皇族这个可怕的陷阱之中,难以脱身而出,无论自己母亲躲得有多远,可是这份因果却一直都缠绕其身。

  皇族,在天地大劫之时,这就是天大的麻烦,天大的因果,一但这因果加身,再想要脱困而出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人陷入到皇族这可怕的因果之中,如今人皇就是如此,这天地业位虽然很好,但这业位也是一道枷锁,不进则亡,没有退路!

  人道的力量虽好,人皇的果位虽强,但这不是刑天的追求,只是如今刑天却不得不参与到这场帝国的变局之中,谁让自己身上背上了这份因果,所以如今刑天没得选择,只有硬着头皮继续下去,去偿还这份因果,消除自身的这道枷锁。

  当刑天的话语落下时,其母亲的神色大变,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结果,自己的一时隐瞒竟然让自己的孩子背上了如此大的因果,这给她巨大的冲击,让她的心神一时失守,她不是傻子,不会相信刑天的那句大意之言。做为一尊远古的强者,怎么可能会没有防范,如果说大意,那只是自己造成的,是自己隐瞒了身份才造成了这样的恶果!

  “怎么会这样,这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这因果要背也应该由我来承担,而不是你,你只是一个孩子,天地意志怎么会如此对你,这都是我的错!”刑天的母亲在喃喃自语着,神情也在不断地变幻着,这份冲击对她来说太严重了,几乎影响到她的心神!

  刑天见状淡然一笑,不以为然地说道:“母亲,不要这样,这不是你的错,这一切都只是天意,是天地意志早已经安排好的,若是没有天地意志的算计,我怎么会转世轮回到皇族之中,怎么会背负皇族的血脉,可以说,在我转世轮回的那一刻,就已经落到了对方的算计之中,这种情况之下,就算我再小心也没有用,无论怎么挣扎,都难逃对方的毒手,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修行之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既然有人要阻我成道,那我就杀出一条血路来,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的步伐,只要我的信念不动,就不会受制于人!”

  说到这里时,刑天语音为之一顿,片刻之后又继续说道:“其实入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坏处,我正可以借助着对方的算计来洗涤自己的心灵,来巩固自己的信念,只要我有无敌的信念,任是对方有再多的算计都只会是无用之功,都不会有任何结果!修行之人,心志坚定,若是连自己的心神都被动摇,无论你有多大的机缘,有多少资源,都走不到巅峰!”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样的道理对所有修行者来说都知道,也都明白,可是真正可以做到的又有几人?没有多少,能够做到的都无不例外是真正的强者,站在世界巅峰的强者,刑天现虽然有这个资格,可是想要做到还需要继续努力。

  对于刑天的这番话,她的母亲能够理解,可是却无法做到,因为她是关心则乱,而且修行之路也不是随意说说的,不是谁都有那坚定的意志,也不是谁都能够面对这样的危机而心平气和,能够用平静的心态来面对,最重要的是这是因果,而非外力。

  看到母亲脸上依然是一片担忧之色时,刑天轻轻地摇了摇头,淡然一笑说道:“母亲,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也不用理会,我自会处理,因果也好,业力也罢,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不堪一击,只有强大的力量,才能够决定一切。”

  听到此言,刑天的母样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刑天,在看到刑天那收敛的气息时,先是一怔,然后心中则是微微地松了一口气,对刑天的消息,她也不是一无所知,对于刑天这尊幻身的大开杀戮,她也是有所耳闻,可是现在刑天身上看不到一点杀戮气息,这给她的惊讶很大,这说明刑天在杀戮大道上已经走得很远,已经可以收敛自身的杀气。

  杀戮那么多人,却可以做到身上不散发一点杀戮气息,能够完全将杀气收敛入身体之中,说明刑天的杀戮大道必然有了惊人的突破,大道修行不进则退,刑天的成长则说明他在修行之路上可以走的更远,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在身,刑天有资格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入世?你想加入帝国运朝,想要以此来偿还身上的因果?这一点你可要想清楚了,进帝国运朝容易,可是想要出来就很困难,不是帝国运朝阻止,而是你身上会沾染上更多的因果,彼此纠缠之下,让你是退无可退,特别如今这种局势之下,帝国运朝更凶险,若是有可能,我希望你不要踏进这滩混水之中,不要被那无尽的因果业力缠身!”

  担忧,做为母亲,自然担心刑天的安危,那怕如今刑天已经觉醒了上一世的智慧,已经拥有了自保的实力,可是身为母亲,她依然担心刑天的安全,依然害怕刑天一时大意被帝国运朝的那庞大因果业力缠身,因果或许可以偿还,但业力缠身却会让自己陷入死亡危机!

  对其他人来说,恐惧因果业力,害怕业力缠身,但对刑天来说,业力再多也算不了什么,只会成为自身的养分,无论是自己的幻身也好,还是本尊真身也罢,都可以吞噬业力,转化为自身本源,能够将威胁化为养分,也正是因为自身具备这样强大的能力,刑天才敢做出这疯狂的决定,在别人畏惧因果业力之下还要加入帝国运朝!

  加入帝国运朝,刑天不仅仅是想要偿还因果,还想要借机试探一下天地意志的反应,试探一下隐藏在暗中敌人的虚实,同样也借助着帝国运朝的力量去查找通天河水神的下落,这么长的时间对方一点信息都没有,这给刑天一股不好的感觉,担心通天河水神的生死。当然,最重要的是借助着帝国运朝的力量,自己可以将已经融身于这方世界的那些手下合理地解决身份问题,甚至是将他们安排到有利的位置上,然后静待时机的到来!

  帝国运朝或许有大凶险,有大危机,但同样也有大机缘,若是自己的那些手下可以借助着帝国的力量,必然会有质的飞跃,可是加快自身修行的速度,可以快速壮大起来,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凝聚成一股强大的战力,为自己征战四方。

  不知道为何,自从人皇这天地果位出现时,刑天的心中就隐隐有所不安,总是觉得会有一场可怕的大决战,一场恐怖的种族大战,那时自己手中若是没有足够的势力,就算是自己的境界再高,战力再强,也无法左右战局的发展,无法决定大战的胜负,甚至是无法保证自身安全,小心驶得万年船,所以刑天有意趁此机会一箭双雕,提前做好全面准备!

  看到刑天那一脸坚定的神色时,其母亲不由地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也罢,既然你这么坚持,那就由你好了,不过你自己要多加小心,帝都不简单,若是没有必要不要在帝都之中与帝国对抗,天下间没有任何人能够在帝都与皇族对抗,除非帝国运朝已经破灭!”

  其实,这一点刑天早就知道,对于人道的力量,刑天所知道的一切要比自己母亲要多得多,帝都这样的重地,刑天更加明白其中的可怕,那怕是神魔进入帝国运朝之中,进入帝都之中都会被人道的气运压制,都会受帝国气运压制,在帝都之中,人皇就是天,能够主宰一切,这也是为什么暗中有那么多野心勃勃的世家,却没有人敢在帝都之中闹事,敢直接反叛。

  刑天淡然一笑说道:“母亲,你就放心吧,这些情况我心中都明白,人道的力量有多强大,运朝的力量有多恐怖,我心里还是有数的,我入世也非要与帝国为敌,而是要与之化解因果,欠下的因果总是需要偿还的,我对帝国皇族没有一点恶意,那怕是自己被他们所牵累,欠下了因果也是如此,对我来说,只会帮助他们完成心愿,而非与之对抗!”

  听到刑天之言,他的母亲也松了一口气,也能够有所心安,做为修行之人,几乎都清楚一国之都的可怕,都明白帝国气运的压制,那些在帝都之中闹事的,都是愚蠢之徒,野蛮之徒,稍微有智慧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看过《狂神刑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