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魔道八荒 > 第二八二章 制符一道,沧溟大事记

第二八二章 制符一道,沧溟大事记

  杨硕恍然。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这位大小姐还当真了。

  “喂,男人是不是都是这么不负责,说过的话如同放过的屁?”

  杨硕哑然。回想起与上官红烨的点点滴滴,似乎她也并不是那么讨人厌。若是二人结合,好像并不是一件坏事。

  ………………

  为了不在祭天大典那天露丑,这些天来杨硕一心扑在制符上。

  每天白天都坚持听课,晚上又回去自个儿琢磨,毕竟,临时抱个佛脚也比不抱好。

  “符箓一道,细说起来,那学问可就太大了。光是这书写用的朱砂、符水,就非常有讲究。

  比如朱砂,可分为赤朱砂和黑朱砂,前者性缓,后者性烈。符水则可分为山水,江水,井水,露水,天雨水,天河水等,甚至血水也是常用之物。

  总之,依不同功用,便有不同选择。

  而符箓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即文符、武符、禁制符。

  所谓文符,通常用于招财、开运、求桃花等功用,颇受凡人喜好,乃俗世中云游修士必备的生存技能;

  武符,顾名思义,乃是具有攻击性的符箓,除了用于拼斗,也多用于驱邪镇煞,除魔降妖;

  至于禁制符,则专为隔离,封禁而制。且常常与文符、武符相融合,成为攻防一体的厉害符箓。”

  一名符师在讲堂中来回踱着步子,边走边讲。

  两旁数排书案后面坐着许许多多的学生,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不过十几岁。

  其实吧,这只是制符术的基础课,自然不会有筑基期的前辈前来听课。

  当然,杨硕几个除外。

  “制符前的准备工作也是必不可少,一般来说,先要斋戒沐浴,清静身心。

  画符时也需专注虔诚,以沟通阴阳,上达神明。

  制什么符,用什么墨,配何种符水,也须认真考究,方能五行分明,以达其灵。”

  听着符师摇头晃脑的讲课,杨硕最想做的就是睡一觉,太催眠了!

  这时,旁边的祝小苒忽然站起来问道:“敢问先生,世上真的有神明吗?”

  “有,当然有!修道之人不信神明,岂非笑话一桩!”

  “那先生可曾亲眼见过?”

  “呃……这……”符师一下子给问住了。

  “既未见过,又怎知这天上真有神明呢?”

  一帮少年都乐了,原本睡眼惺忪的也都精神了起来。

  “不可妄言!须知我辈修道所求不外乎得道飞升,若天上无仙,何来的飞升一说?”符师道。

  祝小苒也不服输,道:“飞升?这只是传说罢了,试问古往今来,有谁真的飞升了?”

  符师哑然,毕竟她说的是实情。

  自沧溟大陆有修真的记录以来,还从未听说过有人真的成功飞升,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令人沮丧的现实。

  稍稍一想,道:“我沧溟大陆修真纪元不过万载,就算真的没有人成功飞升,这也并不奇怪。须知修真者寿元绵长,为修得正果,就花费数万年岁也不足为怪。”

  对啊,飞升再难,坚持到底终成正果啊!

  却听祝小苒道:“那也得先活上万年才成啊!”

  得,这一来众人全都变成了打了霜的茄子——蔫了下去。

  学生们的心情都大为沮丧。既然飞升如此艰难,又何必挤破了头皮要修仙?如凡人一般娶妻生子,快活一生岂不更好?

  见众人神情恹恹,有些冷场,符师也有些尴尬。

  杨硕于是举了个手。

  符师一看,忙道:“小友有话请讲!”

  “请教先生,是否存在有人飞升却无人知晓的可能?”

  符师一听乐了:“不错!是有这种可能。”

  “那么,这修真万年来,谁最有可能飞升成功呢?”

  杨硕这一问,众学员又来了精神。

  符师双手置于身侧,朝天一揖,道:“自然是开元老祖。”

  于是缓缓讲述道:“据说,开元老祖于万年前创立了上元宗,正式开启了沧溟大陆的修真纪元。从那时起,大陆上修仙门派如雨后春笋,相继出现。如今大陆上最富盛名的六大宗门便是那时候创立。”

  “那么,他老人家如今在哪里呢?”

  “这恐怕无人知晓。这都是因为4000多年前的那场魔玄之战。虽说世人常将我们混淆为魔宗,但我们自己知道,我们应该算做玄门。而只有天魔宗,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魔宗。

  大约在4000年前,天魔宗第一代宗主黑天魔尊与开元老祖一战,成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战争。

  那一战中,魔门与玄门都死伤无数。开元老祖与黑天魔尊二人之间的战斗更是惊天地,泣鬼神,且旷日持久,双方一度陷入胶着。

  世人本来还在猜测哪方会取得最终胜利,谁料,二人竟同时从世上消失,再无音讯。

  有关他们的说法也有许多种,一者说,两人同归于尽,一者说,两人在大战中感悟到天道,同时飞升去了仙界。

  当然,无论哪种说法都没有确实的证据。所以,他们的去向,也成为修真界的第一大迷团。”

  符师侃侃道来,众学员听得聚精会神。虽说许多人早就从史书上听过,但如今听先生娓娓道来,却也别有一番韵味。

  传奇一般的人生,迷一般的结局,总是令人崇慕和神往的。开元老祖的传奇故事显然非常符合这一点。

  是以这边说得绘声绘色,那边听得津津有味,就好像坊间听说书一般。

  也难怪,听书这种休闲的玩意,对于修真者来说也是非常奢侈的。

  杨硕心说,于自己而言,父亲的身世去向才是第一大迷团。进入宗门以来,也曾多方打听过“杨影枫”这个名字,却仍然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

  难道父亲真的就这么默默无闻吗?还是说……

  忽的一道电光划过脑海,杨硕想到了一种可能。

  难道这并非父亲的真名?

  如果是这样,父亲的下落就更无从查找了。

  罢了,不管怎样,终究还是要前往杨氏祖地一趟,只是现在这样的修为,还须提高一些才好。

  :。:

看过《魔道八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