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诡秘世界之旅 > 189、放鸽子是门技术活(一更)

189、放鸽子是门技术活(一更)

  任府。

  三进三出,戒备森严。不同于保安队,有腰间佩刀的护院三人一组,来回巡视。

  火药枪虽然对人的威力很大,但大多数武者还是喜欢兵刃,况且火药枪的限制不少,远没有兵刃来的便利。此外,任家的人也不放心让这些护院手拿火药枪,万一有个叛变的,一枪下来,岂不是自己要遭殃?

  这要是拿着刀,就算遇袭,多多少少有个反应的时间。

  这年头乡绅大户,可没几个不会拳脚功夫的。

  一间小厢房内,八仙桌上,摆着几样简单的菜品,看起来种类多,就是少油。

  “小师父是修行中人,这也是任某特意找来小师父的原因,而找小师父来的目的,是有一件事想请小师父帮忙。”任百祥看着谈陌说道。

  谈陌心中念头飞转,脸上则是面无表情,他语气平静的说道:“任先生但说无妨,小僧若是能办到,一定尽力而为。”

  “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小师父既然来自莲花寺,那么一定知道养灵根之法。家父生前意外知晓了养灵根之法,为了子孙后代着想,留下遗嘱后,主动一死,行那秘法,好承我任家三代之力,培养出一个我任家的修行之士来。”

  “到了小女这一代,正好是第三代,按照那秘法记载,小女本该拥有灵根了,但不知为何,时至今日,小女却仍旧没有灵根。”

  任百祥皱着眉头说道。

  “难道是所行秘法哪个地方出错了嘛?”谈陌问道。

  “那秘法除了耗时外,其实并不复杂,前后步骤不过几处,简单无比,却是断然不会出错。”任百祥摇了摇头,很肯定的说道。

  谈陌这会儿却是忍不住联想起来。

  那个电影世界里,任老爷的父亲死后,似乎是听了某位风水先生的话,埋在了一个原本那位风水先生为自己准备的风水宝地,之后财大气粗的任家,仗着自己的威势,让那位风水先生为任老爷的父亲主持葬礼。

  也因此,让那个风水先生有了动手脚的机会,暗中下手,算计了任家,将任先生的老父亲,养成了僵尸。

  而眼下,任家是为了培养后天灵根。

  那位林道长说了此事三才境也不敢插手,这当然不是指所有的三才境,实际上这应该是是一种形容手法。谈陌思来想去,如果真有那么一位风水先生的话,十有八九这罪魁祸首便是这一位风水先生了。

  当然,谈陌还得再确定一下。

  “任先生,冒昧问一声,任先生的名讳,以及任大小姐的名讳。”

  任百祥没有立即回答这一个简单的问题,而是问道:“任某和小女的名字,难不成还会和这秘法犯忌不成?”

  “这倒不是,小僧曾听师兄说起过,有一异类,因为一人的名字与他生前名字相同,大怒之下便缠上了那人。”

  “小师父是怀疑有那些东西暗中出手干扰?”任百祥不由说道。

  谈陌点了点头。

  他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刚才那番解释,虽然确有其事,但那只是他用来应付这位任先生的。

  任百祥倒是觉得谈陌说得很在理,高看了谈陌一眼的同时,说道:“任某名百祥,小女任我行。”

  谈陌:“……”

  任我行???

  一瞬间他有些错觉,然后看着任百祥一脸严肃的神情,才确定自己没出现错觉,谈陌呐呐的道:“任大小姐这名字……”

  “这是家父所取,那时候小女还没出生,家父觉得贱内当时所生一定是个男孩,因此给予厚望,于是便取了这样一个名字,小女出生后,任某不好违背家父的遗愿,便让小女叫这个名字。”任百祥低叹口气,解释道。

  然后他问道:“小师父可知道,这附近有哪位不详老爷或者夫人,也叫这个名字?这样的话,小女改名,然后祭祀一场如何?”

  不祥之类,妖邪异类,妖鬼,是修行中人对那些东西的称呼。如任百祥这样乡绅或平民,是不敢这么叫的,通常称呼为不详老爷,或者不详夫人。

  “小僧却是不知。”谈陌摇了摇头,这任家的大小姐不叫任婷婷,这让他的“上帝视角”也没了。

  不过,就算这位任家大小姐是叫任婷婷,他也不敢插手这件事。

  谈陌这会儿琢磨的,是怎么从任家逃走。

  最好的办法,是假意答应,然后愉快的放任家鸽子。

  但是任百祥很精明,却是不太好糊弄过去。

  “小师父可愿意去一趟家父坟前查看一番?”任百祥这时候说道。

  谈陌摇头拒绝。

  虽然没了“上帝视角”优势,但他还有一个金手指。

  前去任百祥之父坟前查看,有去无回成功率+100%。

  这是方才视野中的图案一闪后,所给出的答案。

  无疑,任百祥父亲的坟,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这才导致任百祥的女儿没有养出后天灵根来。

  如林道长等在任家镇附近的修行中人,多半也是察觉到了什么,这才全都拒绝。

  毕竟在任家镇,任百祥的面子无论如何也是要给的。

  任百祥眉头微皱,露出了不喜之色,看着谈陌这样,他声音一冷,说道:“明无焰小师父,想来你是知道了什么,那么你能否告诉任某呢?你们这些灵幻界人士,一个个都拒绝了任某,任某可不相信你什么都不知道。”

  谈陌双手合十,木着脸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小僧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肯去家父坟前?”任百祥的脸色略微有些难看了。

  “小僧擅长预知吉凶之术,方才小僧动用了此术,却是发现小僧去了,只有死路一条。”谈陌还是面无表情的说道。

  任百祥本想怼一句那你怎么不预知一下,你不去会是什么结果,但看着谈陌面不改色,一副很镇定的样子,心中略作沉吟,便露出了笑容,道:“方才是任某心急了,这才口不择言,还请小师父恕罪。”

  说着,任百祥拿起茶杯,敬酒一般敬了一杯。

  谈陌见状,只好拿起茶杯回应一下。

  “这件事也是任某太焦虑了,毕竟家父为此牺牲了太多,眼下通过小师父这番话,倒也让任某知道了一些问题所在,任某在此多谢小师父了。”任百祥笑呵呵的说道

  谈陌不发一言。

  而这时,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跟着就是两个女孩子对话声。

  随后,谈陌就看到抱着一个小盒子的小郡主跑了进来,那清脆声音就是从这个盒子里传出来的。

  “小木鱼,我们出来两天了,爹说我们只能玩三天,什么时候回去呀?”

  谈陌顿时惊呆了。

  这学渣居然开窍了!学会拿滕王出来当挡箭牌了?

  果不其然,听到小郡主这番话,任百祥就是脸色一变,低叹口气后无奈拱手说道:“那么还请二位早些上路吧,是任某失礼打扰了。”

  任百祥没有提到滕王,但他这番话无疑表明了他是知道滕王的。

  没有公然造反,在这名分大义面前,便只能低头。

  而造反,任百祥是万万不敢的。清廷虽然已崩,但清廷统治百多年所留下的影响力扔在,尤其是在这乡野小地方,信息堵塞不通之下,地方乡绅可以任意仗着身份为所欲为。一旦造反,虽然可以不用在这名分大义前低头,但也失去了这一层乡绅身份。

  造反后,他在任家镇的乡民眼中,立刻就会变成反贼。

  到那个时候,别说姓黄的会对他动手,就是保安队里的人,也会立刻叛变,没准就连自家护院,都有人会起二心。

  名分大义,就是如此可怕!

  而这时,任百祥的女儿,却是眼睛一眨,在看了谈陌一眼后,嘴角噙笑,凑到了任百祥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

  谈陌试着偷听,但这位“任我行”说的很快,他只听到了“莲花”二字。

  任百祥听完自己女儿说的,忽然面露大喜之色,他笑着对谈陌说道:“明无焰小师父,还请稍等片刻,任某有一封信想请小师父带给莲花大师。当然,不会让小师父白跑。”

  谈陌只好咽回了拒绝的话。

  (//)

  :。:

看过《诡秘世界之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