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晋霸春秋 > 第108章 异样

第108章 异样

  申生在成周中待了两天,大致熟悉了一下狐偃在他回来之前的商业运作,总的来说,申生还是相当满意的,狐偃还真做的挺不错的。

  借着申生之前在成周打响的名气,狐偃迅速在成周城中打开了局面,主要经营畜牧相关的生意,售卖动物的羽毛、皮革、骨齿之类的东西。

  这类生意在此时其实还是比较好做的,正所谓凡鸟兽之肉、皮革、骨角、羽毛,可以供祭祀、宾客、膳羞之需。

  动物浑身都是宝,骨角毛羽可以用来装饰器物,皮革可以制成甲衣,筋骨可以用在弓弩之上,中国贵族对于这些东西的需求是相当大的。

  况且诸夏民族是尚武的民族,虽然嘴里大骂夷狄以皮革羽毛为衣,不懂中国衣裳之美,但是对于一些动物的兽皮、骨齿之类的东西还是极为珍爱的,因为这是个人勇武的象征,而且把一些大型动物的羽毛拿来当装饰品,美不美观倒是次要的,主要的是能让自己倍有面子。

  而这些东西在伊洛戎那里,说遍地皆是可能有些夸张,但却得之不难,这其中的利润就相当可观了。

  再加上狐偃忽悠起人来面不红气不喘,与人交往也能投其所好,所以,在申生离开成周的这段时间,狐偃不但在成周打开了市场,而且还赚了不少。

  宅院正堂,狐偃又向申生大致汇报了一些情况之后,突然问道:“太子,你有没有听说过五级三阶?”

  申生:“……”

  “怎么,你也入伙了?”申生问道。

  “那倒没有……”狐偃道:“太子离开不久,这五级三进便在成周城中萌兴,从者如过江之鲤,臣观其运作方法与太子之前所授学问似有相通之处,故而有此一问。”

  “现在看来……”狐偃眯着眼笑道:“臣还真没问错人。”

  申生撇了狐偃一眼,道:“此事乃是天子在后方运作,与我无关。”

  狐偃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正在说话间,突然有人来报,说王子带前来拜会。

  申生不好怠慢,亲自带着狐偃前去迎接。这段时间,王子带对他们的帮助不少,狐偃在他刚回来的时候便向他禀报过,好歹算是受人恩惠,申生却也不好再对王子带过于冷淡,亲自迎接算是对王子带之前帮忙的一种感谢吧。

  待到府门前,申生看到王子带一直在门外徘徊,也不进门,不由得有些疑惑。

  两相见礼之后,还没等申生开口询问,王子带便急忙拉着申生的手往他的戎车上走,边走边道:“子疾还是速速随我走一趟罢。”

  申生和狐偃满头雾水,狐偃跟在申生后面代问道:“王子这是作甚?将带我家主人去往何地?”

  王子带缓缓吐出了两个字,“王城!”

  申生微微沉吟,脑子转动的飞快,看王子带的样子,似乎是要带他见什么人,方才说的话也有一股迫不及待的味道。

  能让王子带有如此表现的,怕是只有天子吧,难道是天子要见自己?申生心里还是有些不太确定。

  然而这种事多想无益,到了就知道了。

  狐偃还欲再问,被申生用眼神制止了。

  于是,狐偃招来几名门前巡守的士卒,与申生同行。毕竟之前和王子带有过一些不愉快,还是防一手比较稳妥。

  ……

  王子带带着申生直入王宫,申生在王宫燕寝再次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天子。

  此刻,天子高踞上首软榻之上,双眼微阖,看上去似乎有些疲惫。

  确实,这段时间对于天子来说,糟心事实在太多了,简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像前两天刚把姬郑给关起来,这两天就有不少人前来充当姬郑的说客。不止如此,惠后和王子带也没闲着,姬郑回来之后立刻被申令闭门思过的事仿佛让惠后和王子带看到了希望,这两天一个劲的怂恿他直接废了姬郑。

  但事情哪有那么简单,说实话,他也废掉姬郑,问题是姬郑现在有齐侯等人撑腰,是说废掉就能废掉的吗?

  退一万步来讲,他不顾中原诸侯的态度,一意孤行把姬郑废掉,但等到他百年之后,王子带能安然无恙的坐稳王位吗?怕是不能吧!

  这样一来,废姬郑立王子带有什么意义?

  非但没有任何意义,还会给王子带留下祸患,甚至是招来杀身之祸。

  他原本打算让晋、楚、郑三国共同拥戴王子带以与齐国为首的中原诸侯相抗衡,但是晋国态度暧昧,楚国不置可否,唯有郑国尚算忠心。不过,眼下看来,郑国似乎是自身难保,齐侯已合中原诸侯,接下来势必要讨伐郑国,在这个节骨眼上,郑国能不给他找麻烦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他为立王子带所做的一番努力最终还是付诸东流了……

  “儿臣见过父王!”

  “臣跃见过天王!”申生小心翼翼的跟在王子带后面行礼,生怕打扰了天子。

  天子闻声回过神来,抬眼看了申生王子带和申生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说道:“无须多礼,子带先出去吧,朕与虞子疾有事要谈。”

  “父王……”王子带有些心不甘情不愿。

  “出去。”天子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王子带见状只得低声应是,缓缓退出燕寝之中,他哪敢如此明目张胆得忤逆天子的意思,不过,多少有些不高兴,低声嘟囔了几句。

  “入座罢!”

  “臣谢过天王!”

  之后,申生主动问道:“不知天王今日召臣起来,可有要事?”

  “却也没什么要紧事,只是近来对于某些事情有些疑惑,想请子疾为朕解惑。”

  “臣惶恐……”申生长身拜道:“承蒙天王不弃,臣尽力而为,只是臣才疏学浅,资质驽钝,若言语有鄙陋不堪为用之处,还请天王恕罪。”

  “子疾过谦了……”天子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紧接着也不再和申生客气,直奔主题。

  申生听后,怔了怔,心里微微有些异样。

  ……

  ps:明天12点上架。

看过《晋霸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