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我在聊斋当法海 > 第一百二十二章:吃橘子

第一百二十二章:吃橘子

  在兰若寺又停留了几日,白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许多,只是想要再恢复以往那副兄贵的身材却是不可能了,白云对此有些怅然若失,倒是蓝染挺高兴的。

  林海又跟燕赤霞打听请神的事情,后者走南闯北多年,虽然隐居避世不出,可多年见识还在,沉吟之后道:

  “请神之法本是源自上古巫族一道,兴于商,修行者供奉天神大巫,关键时刻诵咒献祭便可以得到神力加持,后来巫道破灭,渐渐被道家收录改良,可是五百年前天人通道断绝之后,道家的请神之法也不太灵了,我以前当差的时候曾听过达州石家的神打乃是江湖一绝,具体如何,所知并不详尽。”

  有了这么一个线索,那就好找多了,林海谢过了燕赤霞,在一个夕阳渐去的旁晚辞别,而白云与蓝染两人选择了各回家中。

  “法海师弟,你身具大乘佛法传承,修行还需要努力刻苦啊!”

  白云临行之前不忘对林海叮嘱,后面蓝染则一路跟着。

  “大师,你渴不渴?喝口水吧!”

  “谢谢,小僧不渴。”

  “大师,你饿不饿?吃点东西吧,你看你都这么瘦了。”

  “谢谢,小僧不饿。”

  “大师,我走不动了,你背我吧?”

  “什么?施主这成何体统?”

  “嘿嘿,我开玩笑的....”

  说来你可能不信,林海和燕赤霞居然被一个和尚撒了狗粮。

  燕赤霞冷哼了一声:

  “小兄弟,你别看两人现在貌似甜蜜,以我来看,白云大师分明就是不懂男女之事,对那小姑娘也绝无爱慕之情,怕是只把她当成了佛祖信徒而已,那小姑娘有得熬了,喜欢谁不好,非要喜欢一个和尚!”

  林海对此也极为赞同,两人走了片刻,林海又问道:“燕大哥,你可曾听过截教通天圣人手下四剑的传说?”

  “我也是略有耳闻,据说封神大战之后,四剑便散落人间各处,有的被毁了,只留下修行的剑经,有的则落入到他人之手,百年来只有诛仙和陷仙还算有传人,其余两剑早已消失在茫茫历史中了。”

  本来还想问问看是不是朝廷有其他剑的下落,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燕大哥不用送了,来日我再来看老哥便是。”

  燕赤霞也是历经世事之人,纵然山林寂寞,他对林海这位小友的离去也颇为不舍,却也没有丝毫的扭捏之态,只是挥手豪放道:

  “只管去就是,何时记起老哥了过来喝酒吃狼肉!”

  林海郑重的拱手一礼,而后剑胎在丹田之内震动,他张口一吐就是一道雷霆剑啸,自有一个股无形的气机裹着他的身子凭空而去,眨眼化为天边的一道流光。

  燕赤霞看着这道璀璨的剑光,忽然想起了什么,大声喝道:

  “小兄弟,你剑势太过霸道,有伤天和,用来降妖伏魔还尚可,万万不可用来与人争斗啊!”

  天边流光渐去,燕赤霞幽幽长叹,也不知他这声传四野的大喝,林海有没有听到。

  燕赤霞口中的达州,位于神州大地的最南方,临江靠海,气候常年潮湿闷热,有点类似于前世的两广之地。

  林海并未直接往千里之外的达州,而是御剑回到了幽州林府。

  从镇压下识海白莲的那一刻起,他心中便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回来好好的看看南绮容。

  剑光落动化形,林海直奔绣楼,当打开大门,两人双目在空中对撞的刹那,林海心中有千言万语,一世情不自禁的叫道:

  “绮容姑娘,我....”

  “别吵,待我破了这局。”

  “好勒!”

  林海只好闷闷补了的支着下巴,在一旁看她下棋,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分开太久了,林海总觉得许久不见的南绮容好像变好看了许多,皮肤更白更细了,纤眉淡淡,眼若秋水风情,在深思长考之时,自有一股知性稳重之美。

  就好像是一个下子打翻了记忆,林海幼时在学堂的那段模糊记忆忽然变的清晰起来。

  他记得那时的南绮容还没有想如今这样的沉迷棋道,每天来上课都带着零零碎碎的各种小零食,那时候好多眼馋的同学一到下课,就里三层外三层的在她身边围成一群要零食。

  当时的夫子为人刻板,极为看不惯这种学堂风气,终于有一次,夫子在课堂上抓住了偷吃橘子的南绮容,刻板的他根本不管她是哪家权贵的子女,直接将她赶到了讲台上,让她当着所有学生的面表演吃橘子。

  换了寻常人家的姑娘,上台的那一刻怕是都已经又惊又羞的哭闹起来了,可自幼丧母,野蛮生长的南绮容可不管那些,就真的听从夫子的话给大家表演吃橘子,直把当时的夫子气的直呼朽木不不可雕也,唯女子小人难养也之类的话。

  最后夫子对着油盐不进的女子也没了奈何,提醒道:“你就没什么要对大家说的吗?”

  塞得满嘴都是橘子的少女闻言愣了下,然后将手中吃剩下一半的橘子冲着下面的林海一递,含糊不清的道了句:“你吃不?”

  想到了当年的趣事,林海双唇一抿几乎就要笑出声来,他发作的声音不大,但是南绮容平日下棋的地方是何等的安静?当即便被惊动了似的抬头瞪了他一眼,后者艰难的捂着嘴,却见桌子上果盘里放的正是金黄色的橘子,心中一动便眉眼带笑的开始动手剥起来。

  待一盘橘子剥好,南绮容也堪堪下完,她长长的对着天伸了个懒腰,骨节腰椎一阵噼啪响动,动静张弛间竟在一种莫名的气势,不过这种气势消失的极快,叫林海一度以为刚刚那一瞬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吃橘子,刚剥好的。”

  林海适时的献上自己的殷勤,后者轻嗯了一声,捏起一瓣放入嘴中,林府购来的瓜果历来为幽州之最,即便是昔年最具权势的城主府也多有不及,一口酸甜汁水盈口的感觉,叫南绮容舒服的轻轻眯了下眼,就如猫儿慵懒之时享受着主人的手掌抚摸,姿容曼妙。

  林海则趁机凑上前去察看棋局,可惜以他的眼力又如何能看出其中玄机,左右观察许久也不过是一盘乱糟糟的棋局罢了。

  “绮容啊,你天天和自己下棋不闷吗?”

  从来不讲究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少女吃着橘子,闻言含糊不清的道:

  “棋中自有天地大道,怎么会闷了?”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曾因她一局棋而悟先天的林海,总觉得自这一句话后,棋盘纵横的长线之中,隐约蕴含有一丝难以揣度的气势。

  (//)

  :。:

看过《我在聊斋当法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