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旷世妖师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归来

第一百五十九章 归来

  耳边,风声细若流沙,急剧朝后退去。

  地动山摇,身形不稳,一种仿佛来自极为遥远之处的呼唤,陡然传来。

  “终于要离开了么?”

  在传送阵即将崩解的一刹,唐古已有所觉,最后时刻,他将手中的银锄陡然掷出,落向传送阵之外。

  “希望,她能明白吧?”

  原本,这是他原本进矿洞时,购买,用以挖掘火晶石。

  原来的打算,是等矿洞任务完成之后,便即私下售出,也能换回几个石币。

  不想,竟在此处发现虚法紫晶,导至矿锄有一点卷口,卖不出价格了,唐古心想反正也差那几百石币,也就留在了手中。

  “水雪,等我,等我回来,一定给你带一尊真正的好鼎!”

  “杨武,等我,等我回来,我一定会救你!”

  “万鼎城……”

  光华流转,万念俱散,头脑一晕,唐古整个人已经失去知觉。

  ……

  三年后。

  唐古与蓝清绝已经走了整整有三年了。

  谁都以为,他们已经死去了。

  就连当初送他们离开的影组主事“鲜红夫人”冷星阮亦是如此,在传送阵崩毁的那一刻,她心中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些年,她辞去了影组主事的职务,心中的歉疚,却不但没有减轻,反而与日俱增。

  杏林山庄。

  内门。

  一座美伦美负的湖边古阁,水雪一袭蓝衣。神情怔忡,手中紧握着一枚有些缺口的银锄,翻来覆去地看,似乎永远也看不厌。

  “走了,水师姐,今天可是你晋升丹榜的大好日子,怎么能在这里枯坐着,时辰快到了。”

  一名身穿淡黄衣裙的娇俏少女走过来,拉起水雪的衣袖道,一边拉。还一边奇特地看了一眼水雪手中的银锄。皱了皱她那可爱的小鼻子,心中略有些不屑:“就这一把扔了也没人捡的小破锄,为什么人中之龙的水师姐,却如此小心翼翼。别人连碰一下都不能。”

  “当初冷主事将此物送来。说是一个叫唐古的留下。也不知道那个什么唐古,到底是什么人?”

  这名小姑娘名叫纪怜星,是新加入杏林山庄的一名外门弟子。天赋绝佳,被指派给了水雪作为助手。

  她亲眼见证了水雪一路从入门弟子开始崛起,半年成精英,一年入内门,而现在,更是即将踏入丹榜,成为杏林山庄最杰出的十几名弟子之一!

  这些年,水雪心无旁鹜,一心炼丹,进步飞快,已经隐隐超出绝大部份弟子,终于用三年功夫,成功炼出一颗高品丹药“三生还命丹”,成功晋入丹榜!

  今日,便是她前往执事殿,去更换身份,换取令牌,甚至,领取丹榜弟子应有福利,以及一门点晴级炼丹术的机会。

  如果是以前,拥有这样的机会,她一定喜不自胜。

  然而,即使被那黄衣小姑娘拉起,水雪为何,却仍然自觉毫无丝毫期待欢愉之意?

  难道,炼丹术进步,地位提升,以及即将获得的一门点睛级炼丹术,都无法使她有丝毫高兴起来吗?

  就连水雪,其实也不明白自己的心意。

  她沉默着被少女拉起,茫茫然走出大门,沿着碎石铺成的小道朝前走去,手中却仍然在紧紧地握着那具银锄。

  “师姐……”

  “师姐……”

  一路之上,无数人向她点头招呼,致敬行礼,目光中有崇拜,有仰慕,有欣羡……

  丹榜弟子,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别人欣赏羡慕的对象。

  忽然,对面一群人迎面走来。

  看到水雪,这群人俱是不由得眼睛一亮。

  “是水雪师妹呀,这是要去哪里?”

  “对了!”

  为首的是一名英俊青年男子,他一拍手掌,似是恍然大悟记起来:“水雪师妹今天要去执事阁登记晋入丹榜,真是可喜可贺,只是怎么这么一幅愁眉不展的表情,师兄与执事殿殿主有旧,陪你一起去,如何?”

  说完,英俊青年男子便走过来,伸手去拉水雪的手掌。

  见状,四周其他人皆是敢怒不敢言,还有一丝畏惧。

  水雪身旁的黄衣少女纪怜星,眼神之中,更是饱含着一丝火热,情意。

  英俊青年白问仙,是杏林山庄杏林三老之一,“鹤老”白高林之孙,天资绝出,而且又极小就得到最为良好的培养,早在三年前,便已经晋升丹榜弟子。

  如今,更是丹榜第二。

  丹榜第一,是“净莲妖女”风素霓,那个变态,是谁也无法超越的。

  但即使只是丹榜第二,那也依然是杏林山庄所有女弟子心目中的英雄。

  而且,再加上他年纪轻轻,相貌英俊,以及他背后的身份,在杏林山庄中,他真是走到哪是哪,皆是众星拱月,男弟子畏惧避让,女弟子爱慕欣恋。

  这些年,水雪一路崛起,名声日盛,地位也日渐崇高,早让许许多多的男弟子注意到。

  加之她的容貌,似乎也被这杏林山庄满山杏花古卷所浸润,更生空灵,动人,不知多少人为之魂牵梦萦,难以自拔。

  不少自恃才高的人向她发起过追求,但皆被她拒绝,不过,却有几人一直不死心,老是纠缠。

  这英俊青年白问仙,便是其中之一,而且是其中最为死皮赖脸,纠缠不清之人。

  水雪虽然一直拒绝,但耐不住对方死缠烂打,最后无奈,只有尽量躲着他。

  不想,在今日好不容易出一次门,竟然再次在这遇见。

  在那英俊青年伸手去拉她的手时。她猛然反应了过来,一个激零,身形顿时化为一道蓝光,朝后退去。

  “你干什么?”

  她怒道:“不用了,我自己会去。”

  说完,便直接甩开英俊青年,转身朝执事殿的方向疾奔而去。

  身后,看着再一次让他吃鳖的水雪,英俊青年脸色阴沉,似欲滴出水来。冷冷一笑。他开口道:“我们也跟上去。”

  “是。”

  四五名弟子顿时答应,众星捧月,拱卫着他,也朝着执事殿的方向而去。

  黄衣少女纪怜星跺了跺脚。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水雪离开的方向。而后给了英俊青年一个歉意的眼神。而后也转身飞快地追了上去。

  ……

  执事殿。

  水雪沉默地望着其上的巨大匾额,执事殿三个烫金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唐大哥,你在哪里?”

  “上次。我晋升入门,有你送我罗生鼎;而这一次,我晋升丹榜,你却不在我的身边。”

  走进执事殿中,有些孤独地来到丹榜弟子身份记录处,却蓦然眼睛一花,身前多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一身灰衣,脸色还略显苍白,但一脸笑嘻嘻的表情,不正是杨武是谁?

  水雪惊喜地道:“……杨大哥,你醒了?”

  接着,神色又不禁黯然。

  “如果唐大哥此时在此,知道此事,那该多好,他就是为你去万鼎城寻药的……”

  “呵呵,看看我身后是谁?”

  杨武不答,诡异一笑,身形一转,让出身后一人。

  一袭清俊蓝袍,面色略带疲惫风尘,但却依旧是那样年轻,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看着水雪。

  一如三年之前。

  见到这一幕,一瞬间,眼泪已经夺眶而出,水雪飞奔而上,纵入青年怀中,抚摩着其鬃边隐现的白发,喃喃道:“唐大哥,你,你又使用那门秘术了?”

  蓝袍青年微微一笑,淡然道:“没事,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可能也都不再需要了。”

  “嗯。”

  水雪顿时低下头,只感四周无比温暖,心中万分平安喜乐,刚才的孤独落寞,全部消失不见。

  她再也不想在乎别人那隐隐诧异的目光。

  都传说她是冰雪神女,然而,眼神这一幕,却又是演的哪出?

  白问仙,纪怜星等人,随后走进,看到这一幕,眼睛都是不由一缩。

  白问仙的脸色,瞬间变得阴郁起来,眼神冰冷,仿佛刀子一般。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蓝袍青年已经死了一万次。

  他径直走到两人面前,冷笑道:“你是谁?”

  青年未答,甚至连头都未转头看他一眼,显然他是一个多如的人。

  见状,白问仙身后的人不干了,一个个愤怒地围上前,撸袖挥拳,就要上前围攻。

  然而,白问仙却挥手止住了。

  只见他手一翻,掌心中多了一个精巧的五彩盒子,脸上露出笑容,走向水雪:“水师妹,知晓你晋升丹榜,所以师兄特意去万珍阁,为你挑选了一门‘飞花遂叶’炼丹术。

  这可是名列点晴七品的炼丹术,珍贵异常,比晋升丹榜弟子时刚得到的炼丹术都好哦,不是任何土包子都拿得出的。

  这是师兄的一片心意,还请你收下!”

  说完,转头故意地看了一眼唐古,眼神中的意味,十分明显。

  哪里来的土包子,听都没有听说过,还敢跟我抢女人,你拿得出像“飞花遂叶”这样点睛级炼丹术的高品等礼物么?我就要你当场出丑,在所有人面前下不来台。

  “呵呵。”

  唐古一笑,心知肚明,却未有什么接话。

  不过,反而是水雪,心中有些不安,她拉了拉唐古的衣袖,怕他面子上过不去,小声道:“唐大哥,我们先回去,明天再来换领。”

  “不用。”

  却见面前的蓝袍青年,用一种微笑地目光看着她,而后道:“雪儿,你可还记得,当初在青龙城拍卖会,我曾说过,要送你一具超过万魔雷鼎的真正好鼎给你?”

  “嗯。”

  水雪一阵不解,伸手掏出罗生鼎:“记得,不过唐大哥已经不是送我这具罗生鼎,这些年我能晋升丹榜,还是多依靠它之助呢。”

  “呵呵,它……不过是我随意所买,用来权当作送你入门弟子时的礼物,怎么能算数……”

  “你看……”

  他一伸手,袖袍翻卷,掌心中,骤然露出一尊赤红,仿若凤凰筑巢般的奇异古鼎。

  古鼎一出,顿时整个执事殿中红光冲霄,香气漫天,恐怖的丹火气息,直接席卷整个杏林山庄,而后波及外界,空气都隐隐震动,呈现一丝不稳。

  “什么东西?”

  这一刻,整个杏林山庄,无声震动,所有炼丹师,皆把目光望向执事殿方向,眼中透出不可思议。

  “宝,宝鼎出世……超越名器级!难道……”

  执事殿中,唐古微笑看向水雪,不理四周众人一片惊讶地目光,笑着道:“这,才是我答应送你的真正礼物,遂火宝鼎,凤凰还巢!”

  “正好你今天晋升丹榜,一并祝贺!”

  “哗!”

  执事殿中,看到唐古拿出这样一具宝鼎,在场谁人不是炼丹师,如何分辩不出其上那恐怖的丹火气息,一个个目瞪口呆,眼露火热。

  而那英俊青年白问仙等一群人的脸色,却刹时变得无比难看,再是雪白。

  如此等阶的东西,别说是他们,就算是他们的父辈,祖辈,也不可能拿得出。

  “宝,宝鼎……”

  他们一个个,眼睛呆滞,仿佛见鬼了一般,不可置信的瞪视着唐古手中的那尊火红宝鼎,一个个似惊似惧,还带着一丝隐藏地贪婪。

  如此神物,整个杏林山庄,不,更甚者说,整个空轮雪域,也不可能拥有!

  然而,唐古身上,陡然散发出一股仿佛与整个天地合为一体的气息,顿时,四周所有窥视的目光,陡然消失。

  水雪先是脸现惊容,随即一脸幸福地依偎在唐古怀里,仰起头:“唐大哥,你……”

  风声静谧,一如此刻。

  三年分别,至此已无言。

  (全本终)

看过《旷世妖师》的书友还喜欢